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新

慎身修永,弃旧图新。

 
 
 

日志

 
 
关于我

笔名子逸,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诗词研究会会员,秦皇岛市书协主席团成员,秦皇岛市诗词学会理事,秦皇岛市作协会员,秦皇岛市满族文化学会理事,青龙县书协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心理的书法  

2009-12-02 08:56:06|  分类: 杂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理的书法

□咏心

 

书法活动是多种心理因素协同作用的过程。无论是虚静态创作还是在炽情态创作,都离不开动机、情绪、灵感等因素的重要作用——书法创作无疑是带有强烈的心理性特征的。

 

“无意于佳乃佳”

双休日前好几天,自己就早早地盘算着要在工作之余写一些作品,以酬日渐累积的字债。然而,真的要写,心里想着“一定要写好”,不幸的是,铺毫入纸的刹那就中断了创作过程,自己不满意的后果是全然没有了感觉。即使坚持写完,也只能是生硬满纸,拿去糊弄外行人或许不遭贻笑。但我不可以,一则是因为对自己不满意的作品决不会迁就;一则是我始终坚持认真对待每一个求字者,不以败笔作品相赠。很多时候,宁可拖延时日不予兑赠,也不肯随意涂鸦,敷衍塞责,待渐入佳境时,以精品予人,实属快事。话说得有些远了,兜回来,我要说的就是书法创作的动机问题。不仅我有这样的经历和感觉,书法大家亦如此。其实,古人对动机在书法创作中的作用的认识是很早的。东汉的蔡邕在《笔论》中就说:“若迫于事,虽中山兔毫不能佳也”。东晋的王献之不作应酬之书,即使王公大臣求字也不例外,原因就是王献之认为应酬之作是迫于外在压力,而非内在动机,故不便发挥创作水平。宋代的苏轼亦说:“无意于佳乃佳”。对动机与书法创作的关系的最精彩概括是清代周星莲在《临池管见》中一段论述:“废纸败笔,随意挥洒,往往得心应手。一遇精纸佳笔,整襟危坐,公然作书,反不免思遏手蒙。所以然者,一则破空横行,孤行己意,不期工而自工也;一则刻意求工,局于成见,不期拙而自拙也。”这句话认为,动机太强则创作效果反而差。动机太强或太弱,均不利于创作水平的正常发挥,只有适中的动机强度,才能创作出最好的作品。

 

“书为心画”

书法是一门泄导心灵情感的艺术,它蕴含着创作者强烈的思想感情、精神气质和审美感受,所以,古人有“书为心画”的说法。唐韩愈在《送高闲上人序》中曾这样评价张旭的草书:“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也。……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强烈的情感倾泻在张旭的草书创作中,使他的书作具有强劲的艺术震撼力。

书法之所以具有这种心灵感应的力量,是因为情感是书法创作与审美中最重要的心理内容。情感和线条成为书法创作中互相依存的两面:情感的运动依靠线条的律动来表现,而线条的运动则是以情感的运动作为必要而充分的心理依据。孙过庭在《书谱》中写道:“(王羲之)写《乐毅》则情多怫郁,书《画赞》则意涉瑰奇;《黄庭经》则怡怿虚无;《太师箴》又纵横争折。暨乎兰亭兴集,思逸神超,私门诫誓,情拘志惨。所谓涉乐方笑、言哀已叹”。孙氏通过对王羲之书法作品的分析,道出了书写内容对书写者情绪的暗示作用。

但在平时的创作中,高度清晰的理性常常成为情感书写的障碍,人的创造意识的萌动与法度森严的矛盾越来越钳制了书写着情感的流露。历史上很多书法佳作,往往是在当书写本身已不成为主要目的的前提下产生的。颜真卿起草《祭侄稿》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悲愤激情之中,其他一切均置之度外,线条节奏随着感情节奏展开,二者亲密无间,融为一体。情感随着艺术闸门的崩溃而跳跃在黑白世界之中的。要真正进入古人所说的“书为心画”的境界,必须取决于作者驾驭线条的能力以及情感与理智对抗的程度。

古人认为,书法创作可以排除消极情绪,达到心理平衡。韩愈曾说“不平则鸣”,艺术就是一种“鸣”的工具,书法亦不例外。韩愈在《送高闲上人序》中对张旭创作心态的描述即是明证。此外,唐代的张怀瓘在《书议》中亦说:“或寄以骋纵横之志,或托以散郁结之怀”。苏轼亦说:“忧愁不平气,一寓笔所骋”。书者,抒也,或抒发积极情感,或泻泄消极情绪。这一认识是符合书法艺术活动的心理规律的。正因为如此,所以,现代心理学家和医生常常劝某些患者从事书法活动,以促其心理健康。

 

“不知书之为我,我之为书”

毋庸置疑,灵感对于书法创作来说何其重要!从某种程度来讲,它是整个艺术创作中最具有心理性特征的一个因素。古人关于灵感在书法创作中的作用的论述很多,不过古代书论并没有“灵感”一词,而是用“神合”或“天人合一”表示。元代的郝经在《移诸生论书法书》中写道:“必精穷天下之理,锻炼天下之事,纷拂天下之变,客气忘虑,扑灭消驰,澹然无欲,皢然无为,心手相忘。纵意所如。不知书之为我,我之为书,皢然而化然,从技入于道。凡有所书,神妙不测,尽为自然造化,不复有笔墨,神在意存而已”。这段话道出了灵感产生的条件、状态和结果。

此外,古人还认识到酒对灵感爆发的催化作用。张旭每酒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或以头濡墨而书,醒后自视,以为神妙,不可复得,世称“颠张”。杜甫在《饮中八仙歌》中写道:“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怀素亦酒酣兴发,凡遇寺壁里墙,衣裳器皿等,无不书之,人称“狂素”。钱起在《送外甥怀素上人》诗中亦写道:“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如”。我没有向相关专家求证,但就实际而言,窃以为古人关于酒能促进灵感爆发的观点不无道理。我想酒的作用大抵有二:一是对大脑皮层有麻醉作用,使大脑减弱了对机体的控制,机体可以处于自由活动状态;二是大脑本身的焦虑和紧张被解除,进入自由联想状态,消除了“思路狭窄”现象。有了这样的作用,加之书家情绪所至,自然便有了“颠张狂素”,自然会臻于“神合”,达到“不知书之为我,我之为书”的境界。

书法创作的心理性特征不仅仅上述三种,还应该包括书家的个性、审美取向、所处环境等诸多方面。择论其三,自觉粗浅,留与方家斧正。

 

作于2008年3月17日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