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新

慎身修永,弃旧图新。

 
 
 

日志

 
 
关于我

笔名子逸,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诗词研究会会员,秦皇岛市书协主席团成员,秦皇岛市诗词学会理事,秦皇岛市作协会员,秦皇岛市满族文化学会理事,青龙县书协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为朋友写的诗评:诗尚品为高  

2009-11-29 22:30:44|  分类: 杂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尚品为高

子逸

     认识海昌缘于诗,因诗而情笃。

    海昌涉足诗词创作尚不足三年,然观其作品,诗技之娴熟、诗法之精便、诗境之邃远、诗品之高格,确是令许多浸浴诗词多年的作者心讶于斯、堪称妙域的。

    我便是其中的讶异者。《中华诗词选刊》向他邀稿成辑,嘱予作评,惶而应允。他将一沓诗稿递给我,差不多六十余首,我摭其首尾随意翻看了其中诗词各一首,然而仅仅是这不经意的一瞥,确深深地将我带入了诗的境地。用“珠玑满纸”这个词形容海昌的诗,总觉得有些滥俗,然而我却一时找不到更好的词汇去描摹我当时讶异的现状。

    于是,我利用整整一天的时间读了他的诗。

    诗以品为高。海昌的诗显然是极有品位的。这大概源于他为人为事的本真和洞达。我与他的交往其实不到两年,这因诗而笃的友情却超乎了因公而往甚至十几年的情感积累,这主要是因为他率真的性情和不事矫揉做作的自然,让每一个与其相处的人都感觉到释怀。于是,这样的品格折射到诗作中,自然便是令人心动的、令人恬静的、令人谐鸣的、令人思虑的、令人融入的……

    读其诗,一曰冲淡。司空图有言:“素处以默,妙机其微。……遇之匪深,即之愈希。脱有形似,握手已违。”不仅是我,大凡读过海昌诗句的人都会有如此的感觉,那种轻松和释怀总会在不经意的雕琢中让人产生内心的旖旎,在淡淡的描述中,诗意的情感和对于人生态度的精括因寥寥的、工稳的诗句流淌在读者的心中,它往往是简约的,却又往往是匝实的。“半山云墨半余晖,小径风轻带雨微。松下零星三五点,野藤沾露拽行衣。”(《向晚山行遇雨》)一个日薄的傍晚,一条幽幽的石径,一段淅沥的小雨,一抹柔惬的徐风,还有松树和野藤,最平常见的事物,归迹在海昌的笔下,冲和为之,淡然述之,竟然变得如此的诗意潸然!它完全没有一丝的矫揉和歇斯底里地刻画,娓娓而至的感觉足可以浸润读者的想象和惬意。其词亦然。《减字木兰花·秋夜南山》:“晚来秋雨,惹尽边寒深几许。云霁南山,寂寞高亭月半弯。荆花落后,小径松风摇影瘦。一点秋心,闪过流萤无处寻。”读罢,总会有一种悠然的境况停泊在心中,心灵和着词境做淡淡的感怀,哪怕是一抹轻愁,哪怕是一闪的思考。

    读其诗,一曰自然。“俯拾即是,不取诸邻。俱道适往,着手成春。……幽人空山,过雨采苹……。”我独独喜欢司空图的评语,引用于此以评海昌之作,是最合意的。其诗作的自然曼妙,轻灵流变,我不用过多的语辞去描述,单单直引几首,只需细细吟来,个中体察应该是最为真切可人的。《江南印象之苏州院落》:“……吴风偏向花间软,乱我浮香岸上茶。”意态自然,情趣沛然;《戊子年五月十九天女木兰园》:“无心却误花期错,黯影残枝两对闲。纵有余香闻不得,蜂儿早我占花间。”情感自然,跌宕有致;《雪霁山行》之句:“……千冈乱草粘芦絮,一壑苍松抱玉英。小径迷踪身渐远,幽林透日影相迎。……”物态自然,人性描画。凡此种种,自然之趣几乎充斥了海昌诗词的整体,它不是刻画,它是流露。而能够如此契合地流露,自然要归结为作者对于诗意观察和化物为诗的擅长与掌控。对于诗词创作,我最提倡的便是诗意的自然把握和诗眼的契合灵动。海昌确做到了通透和出色,他俨然有一种巨大的诗意潜质在逐渐崛起,让周围的人称羡不已。

    读其诗,一曰典雅。还是司空图的话:“坐中佳士,左右修竹。……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书之岁华,其曰可读。”不厌其烦地引用司空图的话,其实是我的无奈,因为用我的话评价海昌的诗词总觉得有一种难以说众的不适和技穷。这里只评词。说实话,词先天的音乐性和参差跌宕确让我艳羡多年,大概是因为自己的愚钝和不受拘束,于词的创作总是自我赧颜。所以,尽管临渊有年,却一直未能结而成网,便只有羡鱼之憾了。话题似乎说得远了,折回来,海昌对于填词的才情和悟性仿佛是先天之能,他的词境营造和词句的锻造真地可以不让古人了——地道的、纯纯的典雅高古之风携荡在他的每一个阙境中。此一例《满庭芳·雪中》:“雾笼遥岑,云低平野,六出不辨晨昏。因风群舞,一瞬净乾坤。尽是狷狂子士,轻模样,玉骨无尘。休强拟,街头巷角,柳絮乱阳春。销魂。何顾那,孔方累力,案牍牵神。且藉晶莹色,濯洗原真。才入南山却见,小径上,屟印轻痕。谁先我,寻幽逸性,访雪早来人?”读罢,毋需多论,词之典雅至矣!

    读其诗,一曰沉着。“脱巾独步,时闻鸟声。……所思不远,若为平生。……如有佳语,大河前横。”(司空图语)照实说,见过海昌的人都会被他的率真而感染,至于沉着与其相应似乎有些质疑。大概是因了矛盾间的相互补充和融合罢,他的许多诗作确乎是沉着和理性的。这样让人读来,不仅仅是诗意的闲适,还有诗意的延思。“梦觉更阑伤月冷,无端何故入帘帷?灯昏又重清寒色,书厚多收落寞辞。圆缺本非关聚散,悲欢却使怨盈亏。休言自扰多庸者,谁至情深不是痴。”(《窗月》)读来,何其地沉着和令人感悟!说来,文学艺术真的是很怪,正如书法,一个纤弱女子执一管柔毫真地可以写出扛鼎大字来,但如果没看到写字的人,独赏其字,遒劲满纸的风格总会让人第一意识认为那是壮汉所为。由此想到烟雨(海昌的笔名为一蓑烟雨),生活中如此活泼率真的人竟然也能摇头晃脑地吟出这样沉着的诗句来,每每想到此,我便不由自主地窃笑一番。

    对于海昌,其实我更愿意称呼他为烟雨,对于烟雨的诗词品格,似乎用以上寥寥四句概括总会有些难以尽述的。还有他的格律用韵和炼字遣词,他都会做得很精致和工稳,对此我没有独述,那权当我的懒惰罢。对于他嘱托的所谓诗评暂此成段,言之不凿,还请方家斧正。唯寄海昌,诗意地栖居,诗意地生活……

 

2009年11月13日凌晨

子逸于心画境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